人道至尊 第六百四十九章 長草齊腰

小說:人道至尊 作者:宅豬 更新時間:2016-12-21 21:59:35 源網站:快眼看書
    神光虹橋上,劍主、鐘主等人心中凜然,如臨大敵。

    鐘岳剛才攤開手掌,紅豆女和相思女便身不由己落入他的掌心之中,這是利用九轉元丹的力場,將二女擒拿到他的元丹力場之中!

    這種手段,將丹元境的極境運用的出神入化,雖然他們自忖也能做到這一步,但是同時擒拿鎮壓兩女,他們便自忖難以辦到了。

    “這個骨皇,看來并非是像我們想象的那么簡單。果然能夠統治這一界的,都不是易于之輩!”

    “是個高手啊,不遜于我們。只是不知道他是否是借了這一界的眾生祭祀之力,如果沒有借用祭祀之力,那就可怕了……”

    眾人戰意熊熊,劍主周身一口口神劍漂浮,徐徐轉動,鐘主催動大鐘,鐘面浮現出各色符文符號,圍繞周身流轉,琴主跏趺而坐,白皙如玉的指頭跳躍,側頭垂發,撫動瑤琴。

    書主面前浮現一卷古籍,搖頭晃腦,讀誦古籍上的文字,畫圣展開畫軸,取出丹青作畫。

    橋上眾人各具姿態,而他們麾下的那些煉氣士也是全神戒備,隨時準備開戰!

    鐘岳身后猩紅披風抖動,邁步登上虹橋,走在這條長長的神光虹橋之上,眾人只覺這個如美玉雕琢的骷髏竟然有一種高高在上的氣度,即便是他們都覺得壓抑,甚至有一種臣服于他的感覺!

    這是皇者之氣。

    鐘岳神威骨界的骨皇,氣質潛移默化,不覺間便有這樣一種氣度氣魄。

    身在何位,便會養出何種氣勢氣質。天界、地界和神界的有些神魔為了養成皇氣,甚至要下凡,到凡間去,占據一國,稱皇做祖。

    這也是一種修行,修養成皇氣,在對敵時氣勢上便給人一種無上威嚴不可敵之感。

    只是那些神魔的氣魄比起鐘岳來還是要遜色許多,鐘岳不是占據一國,而是占據一界,做一個世界的皇!

    他養出的皇氣,是億萬萬骷髏生靈祭祀膜拜才養出的無上威嚴,無上氣勢!

    劍主、鐘主等人雖然是獄界出類拔萃的強者,見過不知多少神魔,但是鐘岳這種威嚴,卻還是能壓住他們,讓他們還未交鋒便在心靈上輸了一場。

    “劍主,這頭骨皇擒下了你的追隨者,你難道不應該表示表示?”鐘主目光閃動,呵呵笑道。

    他雖然看似粗魯,亂糟糟的頭發,強壯無比,但是外粗內細,此刻他也看不出鐘岳的底細,于是蠱惑劍主先出手,由他來試探鐘岳的深淺。

    劍主冷哼一聲,淡然道:“鐘主,你之所以達不到巔峰狀態,之所以困頓不前,是因為你畏首畏尾,心中沒有擔當。你當年試過要開啟六道輪罷?為何失敗?正是你膽怯了,怕死而已。”

    鐘主冷哼一聲,劍主的話如劍,刺到他的心窩里。

    他當年也被譽為曠世難尋的天才,被寄予厚望,認為他必然可以沖開血脈輪,修成六道輪回,但是他失敗了。

    失敗的原因便在于,他懼怕失敗,開啟六道輪如果失敗的話,就會元神與肉身一起消融,秘境崩塌,身死道消。

    他心中有了恐懼,自然失敗。

    劍主抬頭,看向邁步走來的鐘岳,淡然道:“骨皇,將相思和紅豆放下。”

    鐘岳充耳不聞,繼續前行,他的目光中沒有劍主,也沒有其他任何煉氣士,只有天穹上的那一道裂痕。

    他被困在此地七十二年之久,已經快要忘記如何與其他生靈打交道,忘記了如何交際,他現在甚至像一個純正的骨界生靈。

    他太想出去了,哪怕是到外面吸收一口新鮮空氣也好。

    劍主面色微沉,琴主咯咯一笑,聲音有如音律般美妙,輕聲細語,道:“骨皇,我們沒有惡意,相反,我們是最為親密的朋友,你累了,你倦了,你困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莽咕——”

    鐘岳身后一頭三足六目星蟾躍出,一聲莽咕大吼,琴主悶哼一聲,俏顏蒼白,氣血浮動,連退數步,嘴角溢出一縷鮮血。

    她被稱為琴主,自然是音律上有著驚人的成就,她的音波神通讓獄界的煉氣士望塵莫及,攻擊無形無蹤,善于迷惑元神,斬殺元神。

    不過她的魔音剛剛催動,便被鐘岳一吼破去,干脆利索。

    劍主、鐘主等人瞳孔驟縮,感覺到了壓力,可怕的壓力。

    這尊骨皇一吼之間,便將琴主鎮傷,這種實力著實可怕!

    先前鐘岳擒下相思和紅豆二女,還有可能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備,二女沒有防備,這才如此輕易的便被他擒拿。

    但是琴主卻絕不可能毫不防備!

    “他比我們要強!”琴主服下一枚神丹,低聲道。

    鐘岳來到眾人面前,劍主在前,神劍漂浮,身后是身材偉岸的鐘主,再后是捧卷讀書的書主,然后是琴主、畫主二女。

    眾人面色凝重,各自腦后光輪轉動,劍主冷笑,身前一口口神劍突然隱沒,消失無蹤,下一刻鐘岳四周一口口神劍出現,向他的眉心刺去。

    鐘岳身形突然間消失,讓那些神劍刺了個空。

    劍主心中一驚,爆喝一聲,一口口神劍紛紛飛回,而他手中突然出現一口神劍便向身側刺去!

    鐘岳的身形恰恰出現在那里,就在劍主這一劍刺出時,他的玉骨手掌已經探入劍主的心窩,握住他的心臟。

    鐘主見勢不妙,立刻來救,只聽咣的一聲巨響,洪鐘大呂震蕩,大鐘撞向鐘岳!

    鐘岳另一只玉骨手掌抬起,與洪鐘相碰,又是一聲巨響傳來,鐘主氣血浮動,抱住大鐘踉蹌后退。

    劍主也趁機后退,身前身后一口口神劍嗤嗤作響,連續在虛空中閃現來去,瘋狂交擊,與鐘岳另一只玉骨手掌躍動的手指連續碰撞。

    鐘岳的那只手掌的指頭翻飛躍動,指頭時而隱沒在虛空中,時而出現,五根指頭竟然仿佛萬千根一般,神出鬼沒,讓他不得不將所有的神劍催動,這才能擋下。

    畫主突然抓起丈長的畫筆,濃墨重筆,斜斜一劃,空間陡然被切斷,她一筆勾出千山萬水,鐘岳的指頭頓時被千山萬水阻攔。

    突然,她畫出的千山萬水噼里啪啦爆碎,畫主悶哼一聲,大筆舞出一個花招,將力量卸去。

    另一邊,鐘主收了自己的大鐘,細細查看,不由臉色劇變,只見他的洪鐘鐘壁上出現一個手骨掌印,深深烙印下來。

    鐘主催動法力修為,想要將這掌印磨滅,怎奈這掌印中烙印著鐘岳圖騰紋,內蘊神通。

    他想磨滅掌印,便是與鐘岳的神通對抗,一時片刻間難以將鐘岳的神通威能磨滅。

    “好厲害……”

    鐘主眼角亂跳,心道:“這個低等世界,低等生靈中怎么會出現這樣一位大高手?還沒有成神便如此厲害,如果他修成神魔……”

    他不禁打了個冷戰,劍主遇險,鐘主、畫主營救,三位最頂尖的強者幾乎同時向鐘岳出手,也險些沒能擋住鐘岳,不能不說是一場大挫敗。

    “擋我的路……”

    鐘岳精神力波動,晦澀無比,傳入他們的腦海中,化作驚天動地的雷聲,如同有一尊無比偉岸無比強大的存在高高在上,俯下身子向他們警告。

    “死!”

    劍主等人對視一眼,面色凝重。

    突然畫主笑道:“還記得么,我們先前決定聯手的時候說過,如果我們聯手,就算是轉世的皇都會被我們輕易擊殺。現在,我想應該是我們聯手的時機了。”

    劍主點頭,懸掛在身后的神劍叮鈴鈴作響,鐘主撫摸銅鐘,笑道:“我們經常打來打去,斗個你死我活,說起來我們還從未聯手對敵過呢。沒想到今日居然要聯手對抗一個低等世界的低等生靈,真是造化弄人。”

    劍主平定氣血,道:“我們從前都想要干掉對方,今日聯手對敵,我的確沒有料到過這種情況。”

    他剛才險些被鐘岳捏碎心臟,幸好鐘主和畫主出手相救,雖然他極為自傲,但也不得不承認,只有聯手才可以斬殺鐘岳。

    琴主緊了緊琴弦,悠悠道:“我現在想的是,我們幾招才能擊殺他這個問題。”

    五位強者越說越是興奮,忍不住哈哈大笑,大有惺惺相惜、冰釋前嫌、同仇敵愾之感。

    “你們……”

    鐘岳精神波動,化作聲音傳入他們的腦海中:“不要自尋死路。”

    書圣哈哈大笑,書生意氣風發,豪邁雄壯:“區區一個骷髏,低等至極的生物,連血脈也沒有,居然如此大言不慚。既然如此,那么我們便聯手送他上路!”

    “低等的不是血脈,而是靈魂。”

    鐘岳搖頭,繼續向前走去:“不要當我的路,弱者,否則爾等明年今日,墳頭長草齊腰。”

    “混賬骷髏,大言不慚!認得某家霸鐘否?”

    鐘主哈哈大笑,洪鐘震蕩,這尊巨人手托洪鐘率先向鐘岳攻去!

    琴主身形飄起,瑤琴越來越大,這少女站在琴中,長袖善舞,衣袖翻飛,撥動瑤琴,琴音化作萬般律動。

    書主手中的書卷嘩啦啦張開,書中無數圖騰符號符文,在他的駕馭下這些符號符文飛出,各自組合,化作神通,威能毀天滅地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宅豬一家今天下午到了北京,已經在積水潭醫院附近安頓下來了。宅豬在高鐵上寫了大半章,到了旅店之后立刻碼字,現在第二章也快寫好了。明天要去給果果去麻醉科會診,晚上加班碼字,盡量不會斷更!(未完待續。)

    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人道至尊,人道至尊最新章節,人道至尊 快眼看書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
青海体育快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