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道至尊 第六百四十一章 骷髏煉氣士

小說:人道至尊 作者:宅豬 更新時間:2016-12-21 21:59:35 源網站:快眼看書
    噗通,噗通,噗通。

    逆皇面前,三具尸體撲倒在地,逆皇驚疑不定,一舉擊殺三大強者,而這三位強者的本事和手段都不遜于他們。

    這是何等的實力?

    這是何等的神通?

    “六道輪回大神通?”逆皇聲音沙啞,問道。

    鐘岳不答,走入傳送祭壇之中,后方丘妗兒護著君思邪和白滄海趕來。六魂幡的確是六道輪回大神通,屬于魂魄系的神通,針對靈魂。

    不過鐘岳從狴和犴那里學到的這門神通有個很大的弊端,那就是在地獄輪回中才可以施展出驚人的威能,但在現實世界中,威力便大大不如了。

    地獄輪回中,鐘岳催動六魂幡,甚至能夠將天神的靈魂收入幡中,而在現實世界,即便是收取與他們不相上下的煉氣士靈魂,都吃力萬分。

    若是對方有了防備,那就更加吃力,幾乎不可能辦到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能夠將這三位強者的靈魂收走,主要靠的是出其不意,再加上逆皇足夠強大。

    逆皇的戰力要勝過這三位強者一分,拼死一戰,與三大強者對拼,讓這三位強者的氣血沸騰。氣血沸騰,靈魂不穩,再加上逆皇的血幡威能也是驚人,撼動了他們三人的元神、肉身、精氣、氣血,這就給了鐘岳一擊奪魂的可能!

    就在他們爭斗最為激烈的時刻,鐘岳悍然出手,在他們最為虛弱的時候一舉將四人的元神統統收走,一擊奪魂。

    逆皇依舊心有余悸,剛才鐘岳連他的元神也收入幡中,若是趁機痛下殺手,他必死無疑!

    但鐘岳卻將他的元神釋放,送入肉身之中,饒過他的性命,沒有趁他之危。

    “這個人族小子盡管形容可惡,言行可惡,但的確有擔當,心胸有出眾之處。”

    逆皇將那三位煉氣士肉身抓起,煉入自己的血海之中,借著三位煉氣士的氣血精神治療傷勢,提升自己修為,暗道:“呸!我怎么反倒替這廝說起好話來了?這混球逼迫我,將我置于險境。我與他聯手干掉這么多強者,自己只落得五顆腦袋,便宜都被他占了去!”

    他殺入傳送祭壇,向守護其他方位的那幾位煉氣士殺去,與此同時鐘岳與他聯手,兩人在幾個照面間便又除掉兩位煉氣士,其他五位煉氣士見狀連忙走入傳送祭壇中,光芒一閃,傳送到神藏古地域中。

    逆皇面目猙獰兇惡,獰笑道:“人族鐘某,咱們也守住這傳送祭壇,在這里占據天時地利,窩在這里廝殺,不消進入神藏古地域,便可以將后面的煉氣士殺個精光!”

    鐘岳搖頭:“我們人少,難以守護住此地,反而會遭到其他三面而來的進攻,會讓自己陷入圍攻。逆皇,到了這里我還是要再問一句,你是否愿意與我聯手?”

    逆皇遲疑道: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再見!”

    鐘岳率領君思邪等人走入傳送光流,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“你大爺的,說走就走,老子不過矜持一下而已!”

    逆皇怒罵一句,跟著進入傳送光流中:“你再堅持一下,我便答應了!”

    這座傳送祭壇的傳送光流極為古怪,動蕩不停,鐘岳和丘妗兒等人剛剛跨入光流之中,臉色立刻變了,探手便向君思邪、丘妗兒等人抓去,卻抓了個空。

    傳送光流很不穩定,四人進入其中,速度有快有慢,傳送的方位也截然不同!

    “不好!傳送光流被神藏古地域的空間扭曲,恐怕會將我們傳送到不同的地方去。”

    鐘岳額頭冒出冷汗,試著催動宇清宙光玄經,改變自己的傳送位置,突然臉色再變,放棄這個舉動,喝道:“妗兒、師姐、白兄,你們小心,竭盡所能保護自己!”

    三人消失不見,各自被傳送到神藏古地域的不同方位去了。鐘岳窮盡目力,搜尋丘妗兒三人的傳送方位,心道:“不對,不對,不僅僅是神藏古地域的空間扭曲,還有這座傳送祭壇也是不對勁。我們這些煉氣士,應該都被獄界界主暗算了……”

    這座傳送祭壇也很是奇特,是獄界界主親自煉制,任何人進入其中,雖然傳送的目的地都是神藏古地域,但是傳送的具體方位都有不同。

    也就是說,就算七萬八千多位煉氣士同時進入其中,都會被傳送到不同的地方去。

    “獄界界主一定是想要借我們之手探明神藏古地域的地理,所以才會這么做,將我們這些煉氣士分散到不同的地方。那么他是如何得知我們的經歷?他必須要有一個監視我們的寶物……”

    鐘岳心中微動,立刻想到魂牌上的魂獸眼睛:“是了,這只魂獸之眼,便是他監控我們的利器。我們的一舉一動,都在這只眼睛的注視下,瞞不過獄界界主!”

    雖然知道,但鐘岳也是無可奈何。

    獄界界主太強,他所煉制的魂牌,鐘岳絕對破壞不了,也無法破壞,這魂牌還有著聯系傳送祭壇的作用,擁有魂牌才會被傳出神藏古地域,否則便會被困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不過既然知道了魂牌的作用,那么便無需擔心被他窺探了,說不定還可以讓薪火出來走走。”

    鐘岳目光閃動,傳送光流極快,他還未想出如何蒙蔽魂牌,突然傳送光流散去,他只覺自己仿佛墜入什么奇怪的地方,眼前各種色彩的光芒縈繞,身軀繼續墜落。

    一股莫可名狀的力量侵襲而來,接著鐘岳眼前一黑,墜落在地。

    嘭。

    他的上方傳來什么重物落下的聲音。

    鐘岳張開眼睛,四周一片黑暗,他立刻催動神通,觀想少昊鐘護持周身,免得落地陷入偷襲。

    “咦?不對,不對……”

    他額頭冒出冷汗,自己的法力不翼而飛,不但法力不見了,甚至連自己元丹、元神、識海也統統不翼而飛!

    “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鐘岳連打幾個冷戰,抬手抹去自己的額頭冷汗,又是心頭一震,他沒有摸到冷汗,只摸到一個光禿禿的腦殼!

    沒有皮肉,沒有頭發,只有一顆頭骨!

    “不對,不對,我摸到的不是我的頭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他又是一怔,摸到自己的臉,是骷髏的臉。他定了定神,繼續抹去,終于確認,自己全身上下的血肉統統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現在的他,就是一個清潔溜溜的骷髏!

    “假的,一定是假的!”

    鐘岳觀想燧皇,剛剛觀想出燧皇精神力便被消耗一空,涓滴不剩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我絕不可能變成一具枯骨,如果我果真死了,我怎么還會有意識?是了,我一定是落入神藏古地域中的某個幻陣之中,一定是這樣。對了,魂牌,元神秘境,還有薪火和銅燈!”

    鐘岳鎮定下來,隨即又是呆了呆,他的元神不見了,哪里去找元神秘境中的魂牌和薪火?

    “我落下來時,到底發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過了良久,鐘岳徹底平復心境,精神力也恢復了少許,試著在黑暗中摸索四周,又是一怔。他四周都是木質墻壁,很是狹窄,恰恰能夠容納他的身軀,想要轉過身都不成。

    “這里應該是……”

    鐘岳咬牙,用力向上托去:“一口棺材!我被傳送到一口棺材里了!”

    咯吱——

    刺耳的聲響傳來,他用盡全力托舉,終于將棺材蓋托起,一線光亮透照下來。鐘岳大口大口呼吸著新鮮空氣,剛剛喘了兩口突然啞然失笑:“我現在是骷髏,還需要喘什么氣?”

    棺材蓋咯咯吱吱移到一旁,一具白骨緩緩從棺材中坐起身來,打量四周,眼眶中冒著綠幽幽的鬼火。

    四周昏暗,到處都是幽幽的鬼火飄來飄去,一口口黑棺錯落有致的擺放在這里,而地上則是一具具白花花的骨骼,斷骨橫七豎八,堆積得不知有多厚。

    鐘岳抬頭,看不到天,放目遠眺,看不到盡頭,心中更加詫異:“我真的被傳送到神藏古地域了嗎?難道說,剛才那股莫可名狀的力量,將我變成這個樣子?這股力量,應該是六道輪回之力罷?”

    他站起身來,看了看自己的兩條腿骨,正要抬腳邁出棺材,突然微微一怔,附身從棺材中提出一口破破爛爛的銅燈。

    “這口燈……薪火?”

    鐘岳晃了晃銅燈,沒有任何聲息。

    突然他眼中的一朵幽幽鬼火飄起,落在銅燈之上,銅燈被點亮,也散發出慘綠色的光芒,但比他眼眶中的火焰要明亮一些。

    “奇怪,奇怪,連薪火也沉寂了,只有銅燈沒有消失。這有可能是一種奇特的輪回之力,改變了我的肉身和元神,將薪火和我其他寶物都鎖住,鎖在我從前的肉身和元神之中。這神藏古地域如此奇特,應該不止我被改變成這個模樣,說不定還有其他煉氣士也是同樣的情形……”

    他在這白骨荒原中隨便選了一個方向,提著銅燈向前走去,銅燈著涼四周。

    鐘岳邊走邊觀想燧皇,精神力一次又一次被耗光,但精神力也自慢慢壯大,心道:“再過不久,我應該便能魂魄縱身一躍,跳出囚籠,煉成魂魄出竅了。然后繼續修煉,我便可以煉成骷髏煉氣士……呸,呸!骷髏煉氣士這個名字太古怪了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,咯咯吱吱的響聲傳來,鐘岳提高銅燈看去,只見另一具白骨骷髏搖搖晃晃從白骨荒原中向他走來。(未完待續。)

    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人道至尊,人道至尊最新章節,人道至尊 快眼看書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
青海体育快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