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道至尊 第六百零五章 石云太子

小說:人道至尊 作者:宅豬 更新時間:2016-12-21 21:59:35 源網站:快眼看書
    這是一尊純陰咒靈,掃把星靈體應該是咒靈體,是遠古時期的先民詛咒強敵,對著掃把星膜拜,久而久之讓掃把星中誕生了靈,擁有強大的詛咒能力。

    因為是詛咒,所以是純陰之靈。

    而掃把星只是祖星的稱謂,在三千六道界中,它的公認名字是咒星!

    咒星的星曜爆發,曜靈若是落入生靈體內,這個生靈便是咒靈體!

    咒靈體集眾生的詛咒而生,帶著無邊的晦氣和詛咒之力,可以說是掃把星,晦氣深重,所過之處,晦氣霉運籠罩四方。

    只是咒靈體數量更加稀少,比日曜靈體、月曜靈體和五行靈體都要稀少,可以說是曠世難覓,關于這種靈體的修煉法門,如何激發咒靈,如何覺醒先天咒靈,都很少有這方面的記載。

    白滄海對自己的咒靈體也是一知半解,不過鐘岳借他純陽之氣煉化陰神,這些年來他對陰神中的各種圖騰紋揣摩領悟,倒也可以發揮出陰神的幾分威能。

    這尊蛇形的陰神一口晦氣噴在那獄界強者的臉上,那尊獄界強者頓時霉運蓋頂,朵朵桃花瘴氣環繞周身,只見他眼斜嘴歪,兩只眼睛時而化作斗雞眼,時而眼珠一上一下,時而陀螺般瘋狂轉動,怎么看都是倒霉到家的樣子。

    鐘岳看了一眼,心中悚然。

    君思邪和丘妗兒也是嚇了一跳,二女心有余悸,暗道一聲兇險。

    “小白師兄居然這么兇殘,幸好我們與他離開祖星的這幾年,他沒有掃把星發作……”

    他們卻不知道,他們之所以沒有被白滄海的晦氣霉運影響,并非是白滄海的烏鴉嘴沒有發作,而是白滄海在煉化體內陰靈陰神時,借助的是鐘岳的一道純陽之氣,他陰神完全煉化,也將這道純陽之氣煉成純陽之神,一尊陽龍。

    純陽之神與純陰之神的屬性相反,咒靈帶來霉運和晦氣,而純陽之神帶來的便是好運和氣運。

    這尊陽龍他已經還給鐘岳,就在鐘岳的體內,變成鐘岳修為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這尊陽龍恰恰可以克制他的霉運和晦氣,所以眾人才沒有霉運透頂。

    不過隨著白滄海的修為越來越強,陽龍能否壓得住他的霉運和晦氣,這就很難說了。

    突然,鐘岳神情微動,道:“又來了一個。”

    遠處地面不斷隆起,地面浮現出扇形的背鰭,向這邊呼嘯而來,仿佛地底有一頭猙獰怪魚在泥土和山石中游來!

    轟隆——

    大地裂開,一尊獄界煉氣士破土而出,魚背龜身,銅鈴大眼,目光掃過鐘岳等人,明明看到鐘岳有三人,卻還不退反進,突然化作一頭魔魚,縱身躍起,張開大口向鐘岳三人撲咬下來!

    魔魚滿口利齒,寒寒生光,鋒利至極,甚至可以從他的口腔中看到肚子里的腸胃心臟,都是一座座可怕的魔陣!

    顯然,這位獄界煉氣士走的路徑非同尋常,乃是以自身為武器,將心肝脾肺腎大腸小腸膀胱三焦膽胃等五臟六腑,煉成了魔陣,若是被他吞下,便會陷入一個又一個魔陣之中,被他消化。

    “通神境的魔道煉氣士,妗兒你來處理!”

    鐘岳和君思邪齊齊閃身,將丘妗兒晾在原地,丘妗兒脆聲叱咤,手掌一翻,只見一株小樹苗出現在玉手之中,小樹苗飛速生長,眨眼間便長成萬丈大樹,神光繚繞,異彩紛呈。

    那魔魚一口咬住大樹,想要連人帶樹一起吞下,不過那株樹實在太大,而且還在不斷生長,撐住他的嘴巴,讓他無法咬下。

    魔魚用力一咬,只聽咔嚓一聲,魔樹的樹冠被生生咬下,魔魚向地面墜落,打算鉆入大地之中游走。

    卻在此時,丘妗兒手持樹身用力一抖,只見那樹冠與樹身之間竟然也有青藤相連,那獄界魔魚被她抖起,甩向半空。

    神女釣鯊!

    丘妗兒將獄界魔魚叼起,那魔魚掙扎不休,張口想要將樹冠吐出,樹冠卻化作金劍氣扎根在他的咽喉中,讓他無法掙脫。

    丘妗兒腳尖抬起,落地,地底頓時傳來轟隆隆的響聲,各種劍陣擺布在地底,又有一座座劍碑劍林噗噗拔地而起,環繞四周方圓數百里。

    遠遠看去,劍林劍碑形如一個大木盆。

    丘妗兒用力一抖,將那獄界煉氣士甩入木盆之中,各種劍氣頓時在這個數百里大小的木盆中爆發,將那獄界煉氣士淹沒!

    “師姐,又來了一個。”

    鐘岳突然神情微動,笑道:“實力很強,已經達到通神境巔峰的水準!”

    君思邪心念微動,元神秘境中一口琴瑟飛出,笑道:“這張琴瑟好久沒有動用了,我當年曾經說過要讓它不遜于十兇兵,卻險些將它荒廢了。我不負卿,卿不負我。”

    鐘岳微微一怔:“我不負卿,卿不負我?是對琴說的,還是……”

    那位獄界煉氣士即將來到,突然只聽錚錚幾聲琴音,連忙躲避,只見大地突然裂開,如同被無形的劍氣切過。

    琴音斷斷續續傳來,無形劍氣越來越密集,圍繞那尊獄界煉氣士團團飛舞,上下切割。

    那位獄界煉氣士卻也強悍,張口怒吼、長嘯,以音破音,不過君思邪的琴音劍氣與眾不同,不單純是音波神通,其中更有劍氣。

    那位獄界煉氣士頓時吃了個虧,被不知多少道無形劍氣切中肉身,鮮血淋漓,幾乎找不到一塊完整的皮膚!

    “原來躲在這里,還是個女子!”

    那位獄界煉氣士抬頭看去,看到君思邪坐在半空中,琴瑟橫在膝上,撫琴彈奏,不由眼中兇光大作,縱身而起,探手向腦后光輪抓去。

    嗤,一口口魔刀從他元神秘境中飛出,只見那獄界煉氣士腋下一條條手臂翻飛,將三十六口魔刀抓住,向君思邪斬下!

    君思邪抓起五十根琴弦,用力以繃,琴弦崩斷,足足一百道劍絲向那獄界煉氣士交錯刺來。

    刀光劍氣在半空中劇烈碰撞,突然一百道劍絲一觸即收,落在琴上,君思邪豎起琴瑟重重一撥,琴音大作,向那獄界煉氣士沖擊而去!

    那獄界煉氣士三十六口神刀上下翻飛,刀幕成墻,六面刀墻護住他的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琴音更急更促,而那刀墻也在不斷分裂,六面化作十四面,十四面化作三十八面,不斷疊加,刀法之精湛,甚至讓鐘岳也自嘆弗如。

    “這個煉氣士,在刀法上有著過人之處,論刀法防御,我不如他!”

    鐘岳剛剛想到這里,卻見君思邪將琴瑟推起,重重撞擊在刀陣之上,琴端將刀陣撞穿。

    唰——

    五十根琴弦豎起,斬下,將那位獄界煉氣士切成五十一份!

    鐘岳面色一僵,薪火早就在他的識海中跳了起來,叫道:“你看,你看,我早說了吧?耍刀的都是傻大粗!現在這個耍刀的就被君丫頭宰了!”

    鐘岳訥訥道:“薪火,我的刀與他的刀不大一樣……”

    薪火想到他的刀的形態,醒悟過來,點頭道:“你不是耍刀,你是耍賴!”

    說話之間,丘妗兒和白滄海的戰斗也已經結束,丘妗兒將自己的劍氣發揮到極致,將那位獄界強者葬身在劍域盆地之中。

    她的劍域盆地一成,對手就是小魚蝦,只有被宰割煉化的份兒。

    而白滄海就有些勝之不武了,那位獄界煉氣士與他打的時候,根本不在狀態,眼珠子走馬一般亂轉,甚至逃走時眼珠子也不知在看什么,一頭栽進一座大山里,被追殺上來的白滄海擊殺。

    不過相比來說,還是君思邪的本事更強,她的對手也強,但還是她第一個結束戰斗。

    白滄海和丘妗兒的表現也是各有亮點,白滄海雖弱,但是怪招多,一不留神便會中招。

    丘妗兒則勝在根基無比穩固扎實,而且她還有余力,只是不喜歡冒險,而是步步為營,然后收網。

    她在木矅星的月亮上另有際遇,進入至尊榜上的一位存在的洞府,得到不少好處,這件事她已經告訴了鐘岳。

    鐘岳盤算片刻,比較三人的優缺點,心中有了主意,笑道:“咱們繼續,對手還有很多。”

    下一戰,鐘岳為白滄海選了一位主修音波神通的強者,魔音貫腦,音波在腦中化作各種神魔殺伐而至,打得白滄海連連吐血。

    他為丘妗兒選的對手則是以靈敏見長的獄界強者,那人背生千翼,來去如電,近身便是千翼劈殺,一觸便走,讓丘妗兒無法步步為營。

    而君思邪,鐘岳則選了一尊半神級的存在做她的對手。

    這一戰,三人辛苦萬分,各自險況百出,險些被對手擊殺,不得不催發潛能和智慧,打得艱難無比,苦戰良久這才勝出,將對手格殺。

    “師姐,白兄,妗兒,你們各有所長,但也各有所短,遇到被你們克制的對手還好說,不過你碰到的對手,豈能每個都恰巧被你克制?”

    鐘岳笑道:“戰斗是最佳的修煉,只打那些你們能克制的,談不上修煉。”

    君思邪、丘妗兒和白滄海點頭不已。

    三人各自跏趺而坐,服下神藥療傷。

    鐘岳突然心中微動,站起身來,向遠處看去,只見一座座山巒背后,龍吟虎嘯,一尊尊頂天立地的巨獸巨神探手搬山,竟然將諸多大山一一連根拔起,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好神通!”

    鐘岳動容,這些巨獸、巨神并非是實體,而是神通顯化!

    然后他看到一位器宇軒昂的華服少年邁步走來,龍行虎步,氣派非凡。

    鐘岳肅然,開口道:“鐘山氏鐘岳。”

    那少年停下腳步,聲音厚重,壓得空氣嗡嗡作響:“石云太子!”(未完待續。)

    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人道至尊,人道至尊最新章節,人道至尊 快眼看書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
青海体育快3